武汉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武汉新闻网-武汉生活家-武汉新闻综合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嫡女重生记_ 1011.第1011章 危险-笔趣阁

来源:武汉新闻网 作者:武汉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4-01
摘要:六月浩雪小说嫡女重生记 1011.第1011章 危险在线阅读。
    二月的天清晨还是有些凉。铁奎早早起来练功练了半个时辰才作罢。

    仇大山望着铁奎道:“王爷有令命我速回京城。你回屋收拾一下立即随我一同起程回京。”

    铁奎没有二话点头道:“好。”

    起程的时候铁奎有些诧异地问道:“张将军呢?他不跟我们一起回京城吗?”

    仇大山摇头道:“他不回京城王爷让他前往山东。”山东有娄青云暂不担心。

    铁奎面色颓败道:“我们当初十万人来如今回去的却只有两万多人。”折损了五分之四了。

    仇大山道:“能带回两万多人回去还算幸运。一旦金陵落在云擎手中连将军都不知道能不能回到京城?”

    铁奎忍不住道:“金陵的富庶天下人谁人不知道。若是被云擎占了还不得抢得干净。”铁奎这般也是有原因的西北军打下阜阳就跟土匪似的开始搜刮东西。金银珠宝跟古董字画、粮食、布匹、药材等物他们是一样都不放过。

    仇大山苦笑着道:“金陵落入云擎手中能填补他们这次出兵的支出了。”这次云擎出动六十万兵马所费惊人相信他们的官库已经空了。可只要打了胜算所耗费的就能迅速补充回来的。

    铁奎摇头道:“可惜了。”在很多人眼中包括在燕无双跟仇大山眼中铁奎就是个好财的所以铁奎这话并不为过。

    与之仇大山等人相反的这会康永全跟孙少坚望着堆积如山的战利品却是眼花缭乱看不过来。

    康永全有些激动地道:“大将军这下我们发财了。”这些战利品是他们抢夺到的按照规矩他们也有份。虽然相对总数占的比例不高但分到个人头上还是很可观。

    杜峥脸上也带着笑不过嘴上却:“瞧你这点出息等我们打下金陵到时候你眼睛都看不过来。”

    孙少坚很有志气地道:“大将军不用两个月我们就能将金陵打下来了。”

    杜峥转头望着孙少坚道:“有自信是好事但却不能自傲。”战场上的事没谁敢夸下海口。除了已经胜利否则哪怕是板上钉钉的事也可能会会变化

    孙少坚忙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大将军王爷到了。”

    三人一听立即走出去迎了云擎。

    云擎见到三人笑着问道:“有什么喜事让你们心情这般好?”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他再熟悉不过了。

    杜峥将缴获的战利品的数目了下:“将军只阜阳就这般富有泸州跟金陵更不用了。”打下泸州跟金陵他们这些将领荷包都要鼓起来了。

    云擎神色没半丝的波动:“希望这次的收获能弥补我们出兵的所耗。”这次出兵将官家的跟私人的银库都给搬空了。

    杜峥笑着道:“王爷这次不仅能弥补出兵所耗而且肯定还有结余的。你跟王妃也不用在那般辛苦了。”

    云擎道:“真正辛苦的是王妃。”出兵所耗巨大玉熙是真的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瓣花。若无必要的开支她都不会批的。这不仅体现在政务上平西王府也是这样。

    杜峥笑着道:“我们的胜利有王妃一半的功劳。”这是杜峥发自内心的话。若是军饷粮草跟不上这仗也无从谈起。

    云擎笑了下道:“若是王妃听到你的话会很高兴地。”玉熙不怕辛苦就怕她做的事没人认同。

    一行人进了屋云擎就准备跟几个人谈起攻打泸州的事。杜峥道:“王爷你这一路也辛苦了先去休息下吧”

    云擎摇头道:“等会再去休息不迟。”虽然阜阳攻下来了但具体情况他不是清楚。总得先将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去休息。

    刚摊开地图外面就有人高声叫道:“大将军永州被关将军攻破了。”这对他们来可是一个好消息。

    杜峥脸上露出喜色:“王爷这下我们可以兵分两路攻打泸州了。”这样他们能在最快的时间拿下泸州了。

    云擎点了下头。

    仇大山跟铁奎抵达京城两人都没回家而是去了燕王府。

    燕无双脸色非常难看见到两人时道:“刚得到消息泸州昨天晚上被云擎给攻破了。两天云擎只用了两天就将泸州给攻占了。”泸州可是有二十五万大军防守结果两天就被攻破。

    仇大山问道:“这么快?”虽然知道云擎能打下泸州却没想到竟然这般快。

    铁奎问道:“莫非又有骑兵偷袭?”

    燕无双黑着脸道:“不是。是一个叫安福的千户杀了李灿。李灿一死泸州顿时大乱。”泸州的内乱给了云擎可乘之机。要不然云擎不可能两日之内就攻破泸州。

    仇大山有些不可置信地道:“一个大将军竟然会被一个千户给杀了?”出来都有些匪夷所思。

    铁奎反应很快问道:“莫非这个安福早就被云擎收买了?”不可能再打仗的时候突然来这么一手。

    燕无双摇头道:“暂时还不清楚。”再如何燕无双也不会去注意一个千户。

    仇大山面露忧患地道:“泸州里金陵只有几百里。这么一算用不了多久金陵就得落入云擎手中。”

    燕无双沉默了一下道:“前两天得了消息徐臻十天前出兵湖南如今已经攻占了两个州直逼潭州。”

    铁奎有些担忧地道:“王爷连将军可是在江西。”若是湖南被攻破了镇守在江西的连将军可就危险了。

    燕无双面无表情地道:“现在让他撤也已经晚了。”

    铁奎听到这话低头不语。

    燕无双扫了一眼铁奎道:“你们长途奔波这么长时间也累了先回休息下吧”

    铁奎回到家中简单洗漱了下吃了点东西就倒床睡下。而仇大山此时还在跟燕无双书房内谈事。

    燕无双道:“偷袭你们的骑兵因为被云擎放在隐秘地方训练我们之前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

    仇大山面色一变:“竟然不是西海的骑兵?”他以为是云擎从西海调过来的骑兵。

    燕无双摇头道:“不是。不过我仔细研究了下骑兵的路线发现了一个问题。”

    仇大山忙问道:“什么问题?”

    燕无双道:“骑兵从下邑到阜阳所行路线竟然绕过了我们三个重要的防守区选择了一条最安全也最便捷的路线。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只要有一个地方发现骑兵就不可能偷袭成功。

    仇大山道:“云擎对我们的兵力布置了如指掌。”顿了一下仇大山脸色难看地道:“骑兵还是从我们北门进入而北门是我们防守最薄弱的地方。”

    燕无双道:“阜阳城内定然已经有将领暗中叛变的而且职位还不低。”至于这个叛变的人是谁他会查清楚的。

    仇大山一脸的恨色:“让我知道我非要剁碎了他。”

    燕无双话风一转问道:“铁奎是怎么逃脱追兵的?”

    仇大山心头一跳:“王爷怀疑铁奎?”

    燕无双道:“这次偷袭你们的骑兵带队的是崔默。崔默若是带着骑兵抓铁奎铁奎是逃不脱的。”抓了铁奎那是大功一件。以崔默的性子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大对劲了。

    在徐州的时候铁奎曾经跟仇大山庆幸不是崔默带骑兵追。若不然不仅他就是仇大山都未必逃脱得了。现在燕无双这般让仇大山心里很不舒服。因为抓他比抓住铁奎的功劳更大了。

    铁奎就是担心燕无双怀疑他故意在仇大山面前这些话的。真有事仇大山也能帮他挡一挡的。

    仇大山皱着眉头道:“王爷可知崔默为何没带骑兵追杀铁奎?”

    燕无双点头道:“是太过劳累需要休息不过这一听就是借口。”反正燕无双是不相信这个辞。

    仇大山心头非常愤慨话的时候声音忍不住高了一些:“王爷无凭无据就凭这莫名的事就怀疑铁奎是细作若是传扬出去定要让下面的将士寒心。”怀疑铁奎可不连他也一起怀疑了。

    燕无双没有话只是冷冷地望着仇大山。这么多年还没敢在他面前这般大声话。若不是仇大山跟随他多年又对他忠心耿耿早就拖出去受罚了。

    仇大山也发现刚才情绪不对立即跪在地上道:“王爷铁奎这些年与我出生入死再者他的妻儿在京城其他家人也都在辽东他不可能连妻儿与族人都不要的。若铁奎投靠云擎我是万不相信的。”

    燕无双没有话只是道:“希望他没有辜负对你的信任。”他也不希望铁奎就是那个细作。

    仇大山摇头道:“王爷我以项上人头跟你保证铁奎肯定不可能是云擎的人。”若铁奎是叛变了不可能还跟着他回京城。

    燕无双淡淡地道:“下去吧”

    孟年送走了仇大山朝着燕无双道:“王爷仇将军性情耿直眼里容不得沙子。没凭没据跟他铁奎可能是叛徒他是肯定不可能相信的。”对于铁奎是否叛变投靠云擎孟年持保留意见。

    燕无双面无表情地道:“我知道。”若是连跟在他身边这么长时间的仇大山什么性情都不知道那也早就成一堆白骨了。

    孟年有些意外:“既然知道王爷为何要跟他这些话?”

    燕无双道:“大山是藏不住话的今天的事他肯定瞒不住。铁奎若真有异心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只要铁奎有动作就能抓着他的尾巴。

    孟年觉得有些冒险:“若是他真叛变了这样会打草惊蛇。若是没有这样做会让他寒心的。”燕无双疑心重这点让孟年很头疼可这事他再如何努力也改变不了。

    燕无双道:“这个无须再多。”

    如燕无双所预料的第二天下午仇大山就请了铁奎喝酒。仇大山一边喝酒一边与铁奎回忆在辽东的日子:“在辽东虽然日子清苦一些但舒心自在。不像在这里憋屈。”他用生命来护卫的人竟然不相信他还有比这更憋屈的人嘛

    仇大山觉得仇大山情绪不对问道:“大将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回来的时候仇大山的精神还不错。可现仇大山的情绪明显很低落。

    仇大山喝了一大碗酒一脸悲呛地道:“当初公子虽然年岁可见过他的人谁不夸奖他未来可以继承元帅的衣钵。可现在却”接下来的话仇大山却不再了让他燕无双的坏话不出口。

    铁奎站起来给仇大山倒了一杯酒:“王爷经了那么多的事性情跟以前有些变化在所难免。我们身为下属该多体谅体谅他。”

    仇大山重重地拍了下铁奎的肩膀:“这些年让你受委屈了。”燕无双派人监视铁奎这事仇大山是知道的。他当时觉得燕无双的做法不磊落而且后患很大可惜他的反对没有用。

    铁奎笑着道:“跟那些死去的兄弟比我已经很幸运了。”能活到现在不仅靠他的本事还靠着几分运道。

    仇大山又将一大碗酒喝掉道:“你能这么想很好。”若是太过计较活得也累。

    喝了一下午的酒铁奎是被扶着回去的。不过回到家等屋子没人铁奎就睁开了眼睛。从仇大山的话里不难听出燕无双对他能安全回来起了怀疑。

    铁奎望着屋顶起来当时兵败的时候他真想去西北。去了西北就可以恢复自己的身份这样他就再不用过这种战战兢兢的日子了。可是他不能不仅妻儿在京城养父养母他们也还在辽东。一旦他去了西北妻儿跟养父母都得死。

    过了一天孟年跟燕无双道:“王爷铁奎昨日跟仇将军喝完酒回去半夜发起了高烧。”

    燕无双问道:“发高烧?”

    孟年道:“太医铁将军发烧是身上的伤引起来的。”铁奎身上带了伤虽然不致命但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痊愈。在这种情况下喝那么多酒肯定不好了。

    燕无双皱着眉头道:“这事也太巧了一些。”他都还没开始查铁奎就病倒了这算不算以退为进了。

    孟年知道燕无双所想道:“王爷我会让人密切注意铁奎的。”

    燕无双点了下头。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网

武汉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xxxx 邮箱:08228@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xxx 地址: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