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武汉新闻网-武汉生活家-武汉新闻综合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打造法律界的特斯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武汉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01
摘要:为了解决法律服务市场悖论:越低效,利润越高,Atrium激进地成了一家律所和一家法律技术公司。除了为创业公司的提供固定费用的服务,他们还希望这种这种结构能让

为了解决法律服务市场悖论:越低效,利润越高,Atrium激进地成了一家律所和一家法律技术公司。除了为创业公司的提供固定费用的服务,他们还希望这种这种结构能让律所高效、低成本、透明化地运作起来,最终以新物种的姿态战胜传统高端律所,实现行业变革。

撰文 | 微胖

坦白说,将一家法律 AI 公司与特斯拉联系起来,确实需要一点想象力。

从既有法律 AI 公司来看,无论是 ROSS、LawGeex 还是幂律、华宇元典等,都是研发 AI 工具,并将之出售给法院、律所、公司等用户。

公司结构通常也非常简单、一致:主要以机器学习技术人员为主,辅以适当比例的法律专业人才以便更好地训练系统和设计产品。

做馒头没必要自己种麦子,变革法律行业也没必要自己建立一家律所,这个逻辑难道不对吗?事实上,所有这些公司也确实没有从头创立一家律所。

不过,这类模式的掣肘之处也非常明显:仅就说服律师主动自己掏腰包购买这样一款与计时收费相悖的工具这一点上,就足以令人极度生恨。

有人将这种结构和模式比作试图将自己研发的、可将汽车转化为混合动力车辆的装置出售给传统汽车厂商,以此实现电动车对传统汽车领域的变革。

「为了说服汽车制造商买你的东西,你可能要根据不同需求进行定制。最终,你成了一个零部件商,汽油仍然为王,你还是没有生产出一辆电动车。」法律 AI 公司 Atrium 联合创始人 Bebe Chueh(现已离开公司)在公司博客上写道。

但是,特斯拉不一样。

这家以高度垂直整合闻名的公司几乎包办了从电池、高压电缆、显示屏、保险丝和其他较小系统到整车、从自动驾驶系统到芯片的研发和生产,连工厂机器人都是自己研发。

法律 AI 公司,能不能像特斯拉这样垂直呢?

比如,既有自己的律所也有自己的 AI 技术公司,用自有技术提升自家律所服务质量,让技术的优越性看得见、摸得着,进而在市场上产生鲶鱼效应。

正是带着这一创意,2017 年 4 月,Atrium 在旧金山成立。准确地说,他们同时成立了两个机构:

一家名副其实的律师事务所 Atrium LLP,以及一家法律 AI 公司 Atrium LTS。

两个机构在同一个屋檐下办公。

打造法律界的特斯拉

CEO Justine Kan

越低效,越挣钱?打破悖论

先来认识一下这家公司的「Elon Musk」——Justin Kan,一位和马斯克一样的成功的连续创业者。

有多资(niu) 深 (bi)呢?

从耶鲁大学拿到物理与哲学本科学位后,Kan 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特别过人的工作技能,遂走上创业之路。

2011 年,34 岁的 Kan 和自家兄弟(Daniel Kan,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Cruise 的联合创始人,公司被通用汽车收购后,成为该公司最年轻的资深总监) 创办了 Justin.tv。他们当时的想法是,在旧金山架设一台摄像机作为直播视频源,让许多浏览者实时并发在 web 上观看。

「他在旧金山附近跑来跑去,戴着帽子和一个装满电脑装备的背包,直播他的生活。」Bebe Chueh 在博客中回忆道。

这家即时聊天的音乐和影音流媒体平台,后来演变成游戏直播平台公司 Twitch,每天流量大得惊人,仅次于 Netflix 和 Google 等网络巨头。

2014 年,公司被马逊以 9.7 亿美元(公司 20% 的现金流)收购,这也是当时亚马逊公司历史上最昂贵的一笔收购。有观点甚至将这笔交易的战略意义比作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随后,Justin 成为硅谷著名加速器 YC 的普通合伙人。

十几年来,他一直与创业为伴,投资或成立了百余家创业公司,与法律服务频频打交道。但是,作为一个没有法律背景的外行人,他对当前法律低效却高收费的运作传统感到奇怪,自称「法律服务的非自愿重度用户」:

收费高:按时计费,很难事先预测最终成本的走势;

低效:重复性、低法律技能的工作自动化不够;

不透明:不知道法律如何影响工作进程;

Kan 要反其道而行之:

固定费率(比如包月等多种订阅制)替代小时计费,该为法律服务支付多少,事先比较清楚明确。

利用最先进的技术尽可能提升传统服务效率, 比如重复性任务是自动化的。这也构成律所服务竞争力价格的基础。

至于为何大费周章地成立一家律所,Kan 谈到了他的观察:

在 YC,他也碰到将技术工具出售给律所的创业项目,但用户的反馈经常是「东西不错,但不适合我们的工作流程。」律师们并不想改变习惯已久的工作流程,更不愿意轻易付费。

既然将自己研发的工具卖给律所,难度指数太高,不如自产自用,然后再出售给同行更为可行(就像特斯拉开放自家技术给同行)。

而且,尽管他们是一家技术驱动型的律所,但是法律服务始终需要真正的律师提供咨询,

「我们并不是要做这一行的 Uber 或者打造一个 AI 律师。」

打造法律界的特斯拉

2B,胜算更大

其实,Kan 一开始并不确定自己的这个构想是否可行.

「本打算去年(2016 年——笔者注)12 月成立一家科技公司,改善法律服务,但接下来几个月,与多位律师、创始人和投资人聊后,他们都试着说服我,这不是个好主意。

很多律师说,这根本改变不了法律界现状。」

但是,Augie Rakow 告诉 Kan 这个办法行得通。

加入 Atrium 之前,Augie Rakow 是顶级律所 Orrick(奥睿)的合伙人,也是 Kan 兄弟的自动驾驶公司 Cruise 的法律顾问。

他曾回忆自己与 Justin 一拍即合的过程。

Justin 曾经在社交媒体上请教过一个问题:创业公司融资的法律服务成本大概是多少,比如种子轮、A 轮融资的服务成本是多少?

Augie 回复了降低成本的办法后,两人开始讨论法律服务市场。而这早已是 Augie 一直关注的问题:

作为律所合伙人,他已经掌握以传统方式提升服务的技巧(更努力地销售、更快速地响应)。然而,这样的提升方式不仅容易触及天花板,而且并不是真正的创新。

「要成功,就需要差异化的专业知识。」Augie 的父亲曾这样告诉他。

责任编辑:网络整理

武汉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xxxx 邮箱:08228@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xxx 地址: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