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武汉新闻网-武汉生活家-武汉新闻综合门户

热门关键词: as

崔始源再道歉如果判断胜率长期在50%以上

来源:武汉新闻网 作者:武汉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1
摘要:聊交易、聊外汇,加小编微信(ID:forextop77) “如果你把交易当成和其他工作一样,只是为了让你的生活过得好一点,我觉得是做不好交易的。” 一个交易员的职业生命正常不超过20年,将近30岁才从天文台转行到交易台的何昕已经和全球外汇市场打了22年的交道

聊交易、聊外汇,加小编微信(ID:forextop77)

“如果你把交易当成和其他工作一样,只是为了让你的生活过得好一点,我觉得是做不好交易的。”

一个交易员的职业生命正常不超过20年,将近30岁才从天文台转行到交易台的何昕已经和全球外汇市场打了22年的交道。

何昕曾在多家投行任职,现在是某银行中国区金融市场交易总监,领导着这家全球外汇利率交易综合排名第一的投行在日新月异的人民币市场的业务。身为元老级交易员,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银行间外汇市场职业操守和市场惯例专业委员会顾问,为维护银行间外汇市场公平、诚信有序的市场环境提供咨询建议。

何昕1989年从法国国家科学院博士毕业后,本是立志成为一名理论物理学家,并顺利进入了法国国家科研中心(CNRS)。1993年,一次回国经历让何昕看到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活力,沪深交易所成立两年后,中国金融市场也在步入正轨。

“那个时候还是有个想法,如果以后回国,金融市场建设还在初期,除了个人发展,也能给国家多少做点贡献。”何昕对记者说。这在如今年轻银行家看来是“讲情怀”,但实际上,在那个年代留学归国的中国证券市场创建者们当中这是很普遍的观念。

于是,何昕再度回到法国修读了金融工程硕士学位,并在毕业之前被法国最古老的投行巴黎银行(Paribas)录用,这家机构就是经过金融混业合并之后如今法巴银行(BNP Paribas)投行部门的前身。

“当时的offer还有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等等,但是Paribas给我的offer是做外汇期权交易。”何昕说,决定性的建议来自前辈学长:外汇市场是全球金融市场当中流动性最好、新产品最多的市场,一个物理学博士去外汇市场会更容易培养市场的感觉。

在上世纪90年代初,金融产品趋于复杂化,交易室的地位扶摇直上,国际投行对数理背景的人才求贤若渴引发了智力军备竞赛,甚至会聘请像Fisher Black(凭借B-S期权定价模型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Bruno Dupire(提出了描述期权隐含波动率与行权价格之间关系的波动率微笑曲线)这样的顶级数学家在交易室专门进行学术研究。何昕的新工作就是从这里起步的。

在外汇与利率市场的台前幕后,何昕目睹了代际更替令交易方式的变化,聆听他所言“市场的共鸣”,并抢在流动性消失前的瞬间清掉或是建立头寸。在数次历史性的区域和全球金融危机当中,他也身处风暴中心,并见证了对手乃至某个市场的生死存亡。

何昕的职业经历还证明,胜于常人的聪明和勤奋仍不足以塑造一个能超龄服役的交易员。

如今,何昕希望把自己的经验投入到日益全球化的人民币交易当中,迎接北美、欧洲、亚洲24小时轮转的人民币交易新时代的到来。何昕认为,有了具备全天候交易和账簿管理能力的中资机构参与,全球外汇市场才会更精彩;他亦坚信,中国外汇市场会历练出令全球市场尊敬的杰出交易员。


崔始源再道歉如果判断胜率长期在50%以上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入行

新手入行都得给前辈打杂,何昕当时就帮老交易员把市场成交点连成波动率曲面模型。他的方法既降低了传统方法在尾部上的不准确性,又比学院派的方法要简单,到现在**银行还在使用这个模型。

何昕在Paribas的师傅是从场内期货交易走出来的第一代交易员,科班出身的何昕则属于第二代,专注于做市也使他成为一名纯粹意义上的交易员,这一代人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在全球金融市场呼风唤雨;但何昕称,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市场话语权已经开始交接给第三代交易员了。

可以介绍一下你在Paribas的第一份岗位吗?

何昕:入职后我去了Paribas在伦敦的交易室。当时Paribas的金融工程部门大牛云集,部门的头是数学家Bruno Dupire。在Dupire手下可以学习怎样定价,但我还要学习市场是怎样运作的。直接带我的师傅是一个英国人,他二十岁就开始做场内交易员,在交易大厅里比划手势来买卖。

这位师傅每天要和其他银行的交易员打很多的电话,如果得知哪家银行有大客盘要做,他就会去拿一个头寸。当时市场上很多老派的交易员就是这样做出交易决策的——了解市场上买卖哪一方力量比较强。

对一个新手来说,一年之内如果还不能上手,基本上交易台就不会再留你了。我在六个月左右开始拿头寸,刚开始做美元/马克期权的做市交易,后来还有美元/瑞郎等等。我当时的客户还包括来自中国的投资机构,客户要做复杂的奇异期权,我为此进行报价和风险对冲,这是很大的单子。虽然2000年之后中资客户就不做期权只做外汇即期交易了,但当时还有一些中资银行派驻伦敦的交易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有的人自己每天画点数图做技术分析,很勤奋,也很厉害。

你的职业生涯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进行做市交易吗?

何昕:是的。

在你眼中投行的交易部门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变化呢?

何昕:其实,最早国际投行都是按照产品线来分交易台,不分自营和代客,但后来自营台就分出去了。自营台成立之初的目的是为了做跨产品的交易,特别是跨市场套利交易,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后来受制于监管要求,自营需要独立于做市等部门,收缩比较明显,也不和银行其他部门共享信息来源,就以套利交易或者是宏观驱动的长期限交易为主。所以现在投行的交易部门主要是以做市为主,去赚市场bid/offer的差价,但头寸也受到限制。

现在这个市场拿大头寸的机构主要是对冲基金,他们从事着很多以前投行交易员所做的事情。不过,即使是做市交易,拿的头寸不大,某些市场波动也足以带来巨大的盈亏。

在做市交易时,你是否可以忽视宏观基本面的变化而只专注于市场的量价变化?

何昕:市场上大体有三种交易员。一种是完全依据技术指标和图形进行交易,包括现在的程序交易和人工智能交易程序也是依据技术面的理念。另一种则是依据宏观和微观的经济理论来交易,他们是偏向于长期投资的。第三种,技术面和宏观经济都会关注,但是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对市场的感觉。数理科班出身的人对模型虽然很熟,但是要认识到,模型背后市场本身的一些内在因素才是最重要的。

这里特别要谈一点,你要知道现在市场上有什么样的产品,这些产品又会如何对市场产生影响。比如1995年到1997年,当时日本已经进入了低利率时代,日本的保险公司开始追求高收益,于是全世界的投行就纷纷为其设计出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其中之一就是一种30年期的产品,在前几年,银行作为交易对手提供给保险公司5%到8%的固定回报,后面20年左右的回报率则是和利率和汇率挂钩,比如需要美元/日元波动率、汇率与利率相关性等参数。

责任编辑:武汉新闻网

最火资讯

武汉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8857xxxx 邮箱:08228@qq.com
联系电话:010-88888xxx 地址:

合作伙伴: